中国足球:循序渐进、固本培元才是根本之道

  本文略长,请各位读者耐心阅读。作者一家之言,有不足之处,欢迎指正。欢迎各位关注、评论、转发。

  还有两天,2021/22赛季中超联赛第二阶段的比赛行将开战。直至这个时候,一些俱乐部的未来,还是扑朔迷离,让人心焦不已。

  曾经盛极一时的八冠王广州队,至今还在执行主教练郑智的带领下自发组织训练。球队已经确定,艾克森、阿兰、高拉特三名归化球员已经离开球队,剩余的球员,在联赛结束之后,只要有其他球队接手,都可以自由身离队。

  曾经有多辉煌,如今就有多落魄。广州队的落魄,让人唏嘘不已。

  落难的路上,广州队并不孤单:河北队、青岛队、重庆队……欠薪爆雷的球队一支接一支。中超半数以上的球队,都在靠着最后一口气苟延残喘。

  

  中国足球病了……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这个年仅27岁,本该是意气风发、风华正茂正当年的青年,此刻正如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行将就木、苟延残喘。

  中国足球病在哪儿?我们不妨来给他把把脉,看看中国足球的病因在哪里?是否还能枯木逢春、起死回生?

  很多观点认为,“限薪令”和“中性名”政策,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一点,笔者仔细思考了一番之后,只能认为:这一说法,一半正确,一半错误。

  陈戍源自2019年担任中国中国足协主席以来,始终在不遗余力的大力推行“限薪令”和“中性名”政策。然而,这两项政策的是非功过,却自始至终都充满了争议。

  

  从其本意上来讲,“限薪令”是想遏制联赛各级俱乐部盲目投资、疯狂烧钱的不理智行为,降低球员,特别是国内球员虚高的薪金体系,戳破中国足球发展中产生的泡沫,让中国足球能够良性发展;“中性名”政策则是让中国足球各俱乐部去商业化,增强俱乐部的传承和延续能力,结束某些俱乐部四处流浪的窘迫局面。可谓是用心良苦,其本意也是好的。

  然而,陈主席所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罔顾了国情,以及足球发展的客观规律,急于求成,步子迈的太大了。

  抛开陈主席是否有刻意照顾老东家、打压其他俱乐部的私心这一论调,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两项政策,为什么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第二阶段行不通,至少是当前阶段行不通。

  自广州恒大强势杀入中超以来,球员高昂的转会费和年薪,一直备受争议。特别是国内球员,年薪动辄以千万计,某些当打之年的国脚,年薪居然能够达到几千万甚至近亿元人民币。与天价年薪相左的,则是球员们日渐发福的体态和飞速退化的技术水平,国家队的比赛成绩也在以日益可见的速度迅速滑落。球迷们吐槽球员年薪与其技术水平不匹配,其实是不无道理的。

  然而,广州恒大引领的金元足球,除了拔高了国内球员的身价和年薪再,还有另外一个作用——那就是大量涌入的国际知名球星和高水平外援。从最初的孔卡、克莱奥、巴尔德斯到后来的保利尼奥、塔利斯卡、奥斯卡、胡尔克、奥古斯都、德罗巴、罗比尼奥、帕托、卡拉斯科,这些当年让中国球迷只能在电视屏幕前流着哈喇子球王会仰望的国际巨星,一个又一个的出现在中超赛场上,让中国球迷在家门口看巨星的梦想变成了现实,迅速让中超的球市升温,促进了联赛的发展。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这些巨星为何而来?相信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些人不是白求恩,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来为贫瘠的中国足球进行义务扶贫。人家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冲着可观的薪水来的!职业球员的运动生涯就那么十几二十年,不趁着还能踢使劲捞一把,退役之后的保障怎么办?

  然而,足协的一道“限薪令”,让这一切都如同风中之烛,球王会迅速消散了。

  丰厚的薪水没有了,胡尔克、德罗巴、罗比尼奥、帕托、卡拉斯科、奥古斯都也没有了。甚至连巴坎布这样的“快乐男孩”,也迅速转投他处。

  为什么?

  薪水少了,谁在这儿发扬风格陪你们玩儿小孩儿过家家的游戏?

  之前探讨的时候,有球迷说,既然大牌外援不来了,那我们的球员走出去就是了。去高水平联赛锻炼自己的球员,就像我们的近邻日本一样,打造一支旅欧军团!

  这样的想法,只能说“图样图森破,很傻很天真”。

  我们现在的问题,不是球员不想走出去,而是走不出去!

  日渐消沉的斗志、日益落后的意识、飞速退化的技术水平,都成了横亘在中国球员“走出去”这条路上的拦路虎。水平达不到人家的要求,想要走出去?能去哪儿?

  中国足球想要发展,在现阶段,“走出去”和“引进来”需要同时发展,要两条腿走路,才不至于把路走歪了。

  然而,一道一刀切的“限薪令”,把“引进来”这条路也给堵死了!

  现代足球从本质上来说,实际上就是资本的博弈,高投入带来高回报,这符合能量守恒定律,也是足球发展的必然规律。盘点一下五大联赛,皇马、切尔西、曼城、巴黎圣日耳曼……雄霸各国联赛的霸主,无一不是财大气粗的土豪球队,每年在转会投入和球员薪金方面的支出,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些豪门,也是“金元足球”?

  “限薪令”,限制的应该是无节制的虚高,是球员能力与薪金不匹配,而不是一刀切,不管球员水平高低,都一概而论的套用一个模式。

  让环卫工人拿大学教授的工资,固然不妥,那让大学教授和环卫工人一个薪酬水平,就是公平的吗?

  实际上,我们的联赛不妨效仿美职篮的薪酬体系,将球员水平与薪酬挂钩,一支球队有顶薪,也有基本保障合同。想要拿高薪,那就拿出匹配高薪的竞技水平来。

  倘若球员的竞技水平和梅西、C罗一个水平,却还拿着几十万的年薪,别说球员不答应,恐怕球迷都会主动替球员喊冤!

  

  说完了“限薪令”,再来说说“中性名”。

  “中性名”政策的本意,是想让俱乐部脱离投资人的管控和制约,形成社会效应,举全民之力发展俱乐部,而不是只受投资人的约束,增强俱乐部的抗击市场风险能力,从而有利于打造历史悠久的俱乐部,有利于一支球队传统的传承和延续。

  实际上,“中性名”政策,早在陈戍源接手中国足协之前,就有人提出来过,只不过经过论证讨论之后得出结论——现阶段的中国足球,如果强行推行“中性名”政策,只会是死路一条!

  因为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

  到目前为止,世界主流联赛中,中性名基本已经形成了主流趋势,这是不争的事实。

  前人走过的路,我们照着走就是了。

  陈主席的思路大抵是这样的。

  然而,中国联赛和国外成熟联赛最大的不同,就是因为我们有自己特殊的国情!

  五大联赛延续了多少年?国外成功俱乐部延续了多少年?

  少的已经几十年,上百年的百年豪门比比皆是!

  这些百年俱乐部,他们的周边体系已经完善,一家几代人是一支球队死忠的现象比比皆是。球迷文化、俱乐部文化已经成熟,到了收获的时候了。

  而国外成熟的联赛,无论是联赛运营,还是商业开发,都已经枝繁叶茂。

  英超联赛最后一名的球队,赛季结束后在英足总拿到的电视转播分成,是近亿元!单位是欧元!

  即使商业化略有不足,也可以通过自己的青训体系,打造青年球员出售,来回补俱乐部。

  而我们呢?

  我们的联赛,商业开发部门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吗?

  俱乐部的广告收入、周边产品销售收入、电视转播分成,能够和别人相比吗?

  每年有多少青年球员看不到未来,黯然离开足球,有人统计过吗?

  中国足球俱乐部的运营靠什么?答案很简单,就是靠着投资人的不断投入。

  国外成熟俱乐部能够自己造血,满足自身需求的同时,还能够反哺投资人。

  而我们呢?只能靠投资人源源不断的输血来苦苦支撑。

  在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下,养活一支足球俱乐部,每年的投入是以数亿元来计算的!

  这是一只吞金巨兽!

  投资人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他们大手笔投入的目的是什么?

  自古以来,商人无利不起早,他们每一分每一厘的投入,都是需要得到回报的。

  显而易见的经济利益,在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下不可得,唯一能让他们看重的,就剩下球队的社会效应了。

  投资一支球队所带来的广告效应,远比传统的媒体广告强大的多。

  然而,“中性名”政策一来,投资人最看重的球队冠名权被剥夺了,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投入无底洞一般的球队,却连个水花都看不见,投资人成了幕后英雄,期待的广告效应和社会效应全都打了水漂……

  也只有傻子才肯接着往里烧钱了吧?

  去年夺冠的江苏苏宁,如果还能保留球队冠名权的话,以“苏大强”的经济实力,在省内找一家有能力接手的企业,恐怕不是难事。然而,冠名权没了,没有哪个企业愿意干这种只投入不见回报的赔本买卖。期盼了这么多年终于盼来顶级联赛冠军的江苏球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球队解散,从此成为历史。

  夺冠就解散,过把瘾就死,让中国足球成了世界足坛的大笑话!

  不用问江苏球迷的感受,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广州、重庆、河北、青岛的球迷们,很快也要感同身受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很多行业都受到了冲击,步入了寒冬,中国足球也没能幸免于难。时隔两年,很多行业都挺了过来,从寒冬中走出来,进入了万物复苏的春天,慢慢恢复着生机。

  然而,这里面不包括中国足球。

  中国足球实际上一直在病态的发展,二十多年下来,一直在消耗着自身和社会的养分,病态的生长。

  寒冬来临,其他各行各业都靠自身积攒的养分撑了过来,而中国足球根本没有这份营养。

  久病缠身,疫情只是让病情集中发作,而不是真正的病因。

  

  中国足球病了,久病缠身、沉疴已久。

  既然病了,那就要治疗。

  陈戍源主席看到了病症,并且照方抓药,开出了“限薪令”和“中性名”这两道药方。

  

  然而,他只看到标,却没看到本!

  两道药方,是治标的猛药!他想用这两剂猛药,祛除缠绕在中国足球身上的病症。

  但是,我们知道,在中医的理论里面,治标要先治本,用猛药之前,要先固本培元!

  以中国足球现在这副盈弱之躯,早已经元气大伤,根本无力承受两剂猛药的强烈药性。

  说到底,还是太心急了啊!

  常言道,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一口吃不成胖子,一步也登不了天。中国足球想要恢复元气,只能循序渐进,急不得。

  既然猛药的药性太强烈,何不减弱药性,先做好固本培元的工作,再考虑标本兼治?

  “限薪令”虽好,却不适合一刀切过于武断。高水平外援、高水平球员和一般球员之间,做好分类管理、阶梯式管理,让薪金与能力匹配,不至于出现“高薪低能”,也不会出现“底薪高能”的乱象。

  “中性名”确实有施行的必要,却不是现在这个中国足球急需恢复元气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先以联赛为根基,做好商业开发,抓好青训体系建设,让我们的俱乐部有自身造血功能之后,再考虑强壮起来?

  中国足球,特别是我们的联赛,现在需要考虑的不是怎么强壮起来,而是怎么活下去。

  皮之不存,毛将附焉?

  我们的联赛发展了二十七年,有经验也有教训,有可取之处也有亟需改进的地方。但是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遵循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循序渐进、徐图发展,而不是脑子一热就大冒险,想要一步登天。要知道,步幅就那么大,步子迈的太大了,非但走不快,反而容易扯着蛋。

Related Posts